硅料漲價并非囤積居奇。 供需矛盾揭示上游十年的殘酷淘汰

近兩年,光伏裝機迎來熱潮,但環節漲價引發的利潤再分配引發行業關注。  
 
 近日,電芯廠商愛旭股份直接指出硅料漲價是因為囤積居奇,同時也指出部分企業改變招標方式操縱價格。 事實上,這種判斷并不客觀,完全不符合行業現狀。 硅材料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是市場供需結構的快速變化,硅材料的供應周期與下游需求周期不匹配。  
 
 供需周期錯配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前硅料價格持續下跌,導致大量硅料企業被市場出清。 而這個過程持續了十年,這也意味著硅材料的新增產能幾乎為零。 事實上,硅料價格處于高位,隨著行業新增產能的釋放,市場價格將逐漸企穩。  
 
 漲價背后的需求 
 
 近日,光伏行業漲價問題再次引發關注。 電池芯片廠商艾旭表示,目前行業供需不匹配只是一種表現。 事實上,這是一些企業故意制造多晶硅和硅片短缺,囤積和抬高價格造成的。  
 
 今年以來,光伏上游硅材料已經“上漲”了四次。 本周,國內單晶復合飼料價格區間在20萬-21萬元/噸之間,周環比上漲2.31%。 與去年9月的6萬元/噸相比,硅料價格的上漲確實更加直觀。  
 
 那么,光伏產業鏈硅材料環節的崛起,是不是因為涉嫌囤貨?  
 
 顯然,這種說法并不客觀,完全不符合行業現狀。  
 
 記者綜合了通威、隆基、陽光電源、特變電工、愛旭等上市公司一季度報告。 光伏行業各環節庫存較年初有所增加。 從增速來看,各環節龍頭企業庫存增速差異不大。 上市公司的庫存數據已經包括原材料和大宗商品。
一季度也是光伏企業積極補充庫存和生產的旺季。  
 
 從季報庫存數據來看,無法證明上游硅材料企業故意囤貨,扭曲市場供需結構。  
 
 另一個是硅材料行業的相對集中度,相對于硅片、太陽能電池、逆變器來說,并沒有那么高。 新特能源、新疆大全、通威、東方希望、保利協鑫擁有國內80%的硅材料市場份額,但各自的市場份額相似。  [小時][小時] 正如一位資深業內人士所說,
單一領先的硅材料公司的市場份額在10%以上。 硅酮膠單個公司如何控制價格? 反之,如果某家硅材料公司囤積居奇,其市場份額也會很快被其他公司吃掉。 而且,硅材料屬于典型的化工行業,依靠大規模出貨來降低單位成本。 修理停產,固定資產成本支出的損失是企業最忌諱的事情。  
 
“如果你不生產別人來生產,如果你不生產或少生產,成本就會上升。如果你的競爭對手的生產規模大,規模效應就會(將)體現出來 .” 某大型硅材料廠副總經理說。  
 
 真正刺激硅材料價格上漲的因素仍然是市場供求關系。  
 
 光伏行業簡評。 去年9月以來,光伏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都拉開了擴張的帷幕。 硅材料對應的下游環節為硅片,硅片的下游對應電池。 當電池和硅片的膨脹劇烈時,難免會牽扯到最上游的硅料供應。  
 
 記者發現,硅料漲價的周期點與本次擴張相吻合。 去年9月,上海數控、隆基、晶澳科技開始鎖定訂單。 短短一個月,他們就斥資數百億,鎖定上游原材料供應。 今年以來,類似行動有增無減。
短短兩年時間,甚至長達五年時間,國內各大廠的硅料供應就被快速擴張的硅片企業鎖定。  
 
 但關鍵問題是硅材料的供應周期和硅片、太陽能電池的需求周期是錯開的,前者根本跟不上后者。 一位相關人士告訴記者,市場需求已經大大超過了公司的產能,上游企業該怎么辦?  
 
硅材料產能被淘汰導致供需不匹配。
 
上游企業人士表示,光伏上下游環節供需不匹配是 本輪硅料漲價的重要原因。 事實上,光伏產業鏈一直強調協調發展和供需匹配。 為什么會出現不匹配?  
 
由于光伏上游硅材料企業經歷了長達十年的產能清理過程,殘酷的市場斗爭完成了幾輪“大浪淘沙”。  
 
 2007年,國內的硅材料公司多達幾十家,但現在世界上好的公司不超過5家。 例如,國外硅材料巨頭瓦克也因市場價格低迷而縮減產能。  
 
 低質量、高成本的公司被淘汰,然后輪到低質量、低成本的公司,然后高質量、高成本的公司,高質量、低成本的公司終將生存。  2018年“5月31日”裝機低潮后,多晶硅價格從2017年底的14萬-15萬元/噸跌至2020年上半年的5萬-6萬元/噸。
國內各大廠在這個價位將面臨虧損。 即使是產能更高、成本控制最好的新生產線,也只能維持15%左右的毛利率。  
 
 市場容量的出清帶動了硅材料板塊的被動集中,這自然與主動擴張的集中度提升不同。 經濟學家門格爾有一句名言:市場是公平的。 當企業家被市場淘汰時,他們所支配的生產資料就會被沒收。  
 
 相關人士表示,更多時候,硅材料企業面臨著投資建設周期長、控制要求高、安全風險高、回報低的問題。 幾乎所有參與的晶硅企業都未能收回投資成本。 這導致投資積極性不足,部分參會企業退出,產能規模直接受到影響,難以及時應對中下游需求的快速增長。
因此,近期出現短期供需瓶頸,導致價格上漲。  
 
 供需不匹配導致產品漲價不僅在硅行業。 最典型的是豬肉。  “非洲豬瘟”導致生豬產業鏈產能出清,供需不匹配導致豬價上漲。 生豬價格從2019年1月的11.92元/公斤快速上漲至12月的33.96元/公斤,漲幅達185%,2020年將繼續穩定在30元/公斤以上的高位。
生豬企業補庫存積極性增強,目前價格已恢復到2019年年中水平。 目前生豬價格也在逼近牧原等龍頭企業的成本線。  
 
 全球航運也是如此。  2010年以來,航運也經歷了一輪熊市,被動推動了行業集中度的提升。 從去年開始,海運需求爆發式增長,但供應周期沒有跟上,出現了市場難求的局面。 去年,運費從1800美元/箱飆升至10,000美元/箱,漲幅達455%。
但今年春節后,隨著傳統淡季的到來,歐洲疫情得到控制,航運價格逐漸回落至7800美元/箱。  
 
 在光伏產業鏈中,光伏玻璃價格快速上漲。 去年8月,下游元器件需求開始釋放。產能不足、玻璃供需失衡,均破歷史高位。 經過12個月的產業周期,需求下降,產能釋放,光伏玻璃價格也大幅下降。  
 
 新增產能將穩定價格 
 
 各種案例說明一個問題——工業經濟已經經歷了短缺經濟時代,任何企業都很難在一定時間內獲得超額利潤 鏈接很久了。 當價格上漲時,新產能涌入,然后價格趨于平緩。 價格跌破成本線,產能出清,新一輪洗牌為供需矛盾鋪平了道路。  
 
 歸根結底,任何行業都無法擺脫市場周期規律的支配,也不是人為轉移的。  
 
 業內人士談硅料漲價 在價格信號背景下,部分企業擴大投資規模,新資本進入,將使下一輪產業發展規模更大、成本更高。 降低并支持負擔得起的互聯網接入的長期發展。 這是行業的正常循環。 每個人都需要客觀地看待這個現實,理性地去面對和評價。  
 
 硅料漲價并不可怕 新增產能釋放后,供需關系將趨于平衡,能有效抑制價格峰谷波動。 通過增加供應來匹配需求,這是基于市場的短缺解決方案的最有效手段。  
 
 目前,國內大型硅材料廠商也進入了新一輪的產能擴張周期。 新疆大全科創板越來越近了,其募集的投資資金也將投向多晶硅產能。 需要警惕的是,雖然硅材料目前處于高價區間,但價格下跌的拐點出現,下跌的風險也不低。
一旦硅料價格下跌,可能的連續降價也會對上游企業造成波動。  
 
 過度漲跌對光伏行業不利。 因此,資本進入光伏產業時,也必須多思考白云藍天、青山綠水,多思考產業分工、產業鏈相互支撐和協調,更好構建良性產業生態的同時。 保持足夠的競爭力。  ,留住彼此的發展空間,
理性參與中國與世界的市場競爭,光伏產業的發展值得期待。

上一篇:風電葉片突破:亨斯邁新型結構膠大幅提升葉片質量

下一篇:合平膠業為您淺析單晶硅與多晶硅

?

掃描二維碼訪問合平膠業手機站